首頁>環球財經

東方-經濟漫談【第2021-002】

發布者:本站編輯 來源: 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21-04-06

《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經濟漫談》

【第2021-002】

202145

 

 

中國拋售美元資產降低外匯儲備是否能防止被美元薅羊毛?

 

 

【背景】隨拜登政府1.9萬億美元刺激計劃落地、總計約4萬億基建計劃的分步推出,美長債大幅下跌、收益率持續飆升,持續40年的美長債牛市結束。

 

此背景下,國內再次出現“防止美國通過貨幣放水和美元貶值剪羊毛,建議中國未來適當拋售美債,減持美元資產,在全球大規模買入大宗商品、土地租賃權、海外高科技公司股票等”用以“反抗美元霸權”,認為“美國國債21萬億美元,外匯儲備卻只有440億美元”,并由此拋出“ 中國外債規模很低,沒必要儲備高達3萬億美元的外儲,降到1.5萬億基本夠用”的論調。

 

【相關數據】據中國外匯管理局326日公布數據顯示,至2020年末,中國全口徑(含本外幣)外債余額為156650億元人民幣(等值24008億美元,不包括中國香港特區、中國澳門特區和中國臺灣地區對外負債),較20209月末增長925億美元,增幅4%

 

【經濟漫談】通過以上數據不難發現,進入2020年四季度以來,中國的外債規模穩步增長,據外匯局官方表述,“四季度外債增長主要源于境外投資者增持境內人民幣債券”,因此外債規模的穩步增長客觀反映了中國經濟持續恢復向好這一局面,而作為大國,外匯儲備的規模一定要與外債規模、與中國經濟實力、甚至綜合國力相匹配。

 

事實上,據外匯管理局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2165億美元,較2019年末上升1086億美元。另據國外機構測算,從202010月至20212月期間,中國央行購入美債總金額達到640億美元,換言之,中國央行似乎用了新增外儲的大部分購買美國國債。

 

可見此時有人提出“拋售美債、降低中國外匯儲備,并買入大宗商品、海外高科技股票等”這一觀點,要么是外行,要么其出發點令人質疑。

 

不妨先了解一些有關外匯儲備的常識。

 

一、外匯儲備是央行或政府機構持有、可隨時兌換成外國貨幣的資產,一個國家持有一定數量的外匯儲備,基本目的是具有足夠的國際清償能力、穩定外匯市場、維持本國宏觀經濟穩定發展。外匯儲備是一個國家經濟特別是金融實力的標志,是維持該國國際信譽的物質基礎。

 

在這個層面,最近土耳其金融市場動蕩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進入3月份,土耳其匯市、股市出現危機,里拉暴跌股市崩盤,國內通脹嚴重,表面是埃爾多安頻頻更換央行行長,實則是土耳其沒有足夠的外匯儲備作為后盾。

 

據土央行的數據,截至129日當周,土耳其外匯儲備總額是533.7億美元;另據公開報道,2020年,其外債規模超過了4000億美元,土耳其與阿根廷已被一些機構認定是最有可能發生債務危機的國家。

 

二、各國政府管理和經營外匯儲備,一般遵循“安全性、流動性和盈利性”三原則。

 

就上述原則的順序而言,對中國這樣一個大國,外匯儲備能否盈利的重要性本就在未次。中國外管局曾多次強調“中國外匯儲備的結構擺布按照長期的、戰略性的結構基準進行,不以賺取短期匯價波動收益為目的”。

 

換言之:中國的一切經濟、特別是金融政策的首要任務,是服務中國自身經濟的穩定運行發展。因此外匯儲備的多少,不是簡單的會計算數問題、不是所謂保值問題,而更是一個戰略問題。

 

1、要維持國際收支平衡。中國是外向型經濟體,如果國際貿易收支出現逆差,動用外匯儲備可以促進國際貿易過程中收支平衡;當匯率出現波動時,可利用外匯儲備干預匯率,穩定匯率波動。

 

特別是進入2020年以來,新冠疫情對西方經濟打擊巨大,另一方面,西方金融游戲又玩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而在我們的觀察與評估中,2021年又是西方金融霸權或被根本性打倒的一年,期間不定會有多少大事發生?

 

若未來世界金融危機爆發,全球經濟滿地雞毛,那時更大規模的外匯儲備對中國而言尤為重要。

 

2、除政府用度外,還要充分考慮到民間臨時用度的額度問題。如進出口企業及個人的用匯需求;

 

3、要考慮到國內宏觀經濟基本穩定需要,如很多房地產企業“毒貸款”問題必要時需要用外匯儲備加以解決;

 

4、要考慮到非財政性資金的外匯儲備部分,合理拓寬投資渠道。如通過亞投行等機構向其他國家發放美元貸款,進而擴大中國產品、技術服務等輸出;

 

5、作為大國,還要考慮對一些重要、特別是關鍵國家提供必要援助時的外匯支付等問題。

 

由此可見,中國的外匯儲備不是多了,某種意義上,至少以目前情況看,僅僅是剛剛夠用。

 

至于那種“用減持美元資產降低外匯儲備的錢,在全球大規模買入大宗商品、海外高科技公司股票”以圖賺錢,更是無稽之談。在我們看來,中國龐大的資金要想在西方金融霸權下的、單方面透明的金融主場上謀求大規模盈利、根本是肉包子打狗,毫無懸念地往對方口袋里送錢。IMF前首席經濟學家、哈佛大學經濟學和公共政策教授羅格夫的《美元脆弱的霸主地位》文章中就直接說明“美元的中心地位使美國政府獲得了太多全球交易信息”,在對方的主場上,你在對方眼里是一棵“透明到底”的韭菜。

 

前中國銀行副行長王永利在《千萬不可在國家外匯儲備上出昏招》一文中就道出:“由于美元就是國際中心貨幣,所以美國幾乎不需要,或者只需很少的歐元或日元等外匯儲備即可”,但對中國而言“巨額外匯儲備,飽受爭議,但受益匪淺,只要國家外匯儲備不是通過外債增加的,就應該是多多益善!"這一觀點與我們的觀點不謀而合。

 

事實上,中國外匯儲備來之不易,1997年只有1000億美元,此后逐年攀升,2005年達到1萬億美元,2008年將近2萬億美元,20113月突破3萬億美元,20146月末達到最高峰值39,932.13美元,離4萬億僅差1000美元距離。

 

也正是這時候,關于”中國外匯儲備過多,將產生各種弊端“的聲音此起彼伏,甚至一度有所謂的主流經濟學家公開提議,與其讓巨額外匯儲備趴在央行賬上“閑置”,不如拿出一部分來分給老百姓,尤其是用于幫助那些收入不高生活困難的群體。這樣的提議實屬荒唐、甚至是無知。

 

外匯儲備某種意義上并不是國家的錢,通俗地講,是企業(或個人)從國外賺到的錢、通過結匯、賣給國內商業銀行兌換為本幣,商業銀行再將購進的外匯轉賣給央行,反映為央行的負債,也就是等值的人民幣投放。因此,請注意:外匯儲備其實并非央行的“凈資產”,背后對應的是等量負債。而且外匯儲備不是本幣,不能憑空造出來,很大一部分由央行存放在西方金融系統,因此,所謂將外匯儲備分給每一個老百姓的說法根本是不著調。



所以,對某些所謂專家的說法,有些我們不妨視而不見,有些則需要質疑,有些更需要警惕。

 

 

微信公眾訂閱號東方時代環球時事解讀(經濟版) (微信號:dongfangtimecom)

 qrcode_for_gh_3a49d362f5df_258.jpg

網站:http://www.hnjgqc.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東方時事解讀QQH群 (729231099)

東方時事解讀QQG (814124829)



成片人免费观看A片